当前位置:教务工作 > 学籍 > 正文

马某铭的同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

02-17 学籍

  “他一方面把这个(学籍和身份)卖给我了,但之后他又自己去用了。”近日,谈到被自己冒名顶替的张某飞,马某铭反而抱怨,张某飞的做法,害自己“白白读了四年书”。

  和以前冒名上大学事件不同,此次河南师范大学被扒出的冒名者马某铭,居然工作和事业失意,负债累累,而被冒名的张某飞,则再高考读博,如今在医院工作,成为“人生赢家”。让人不得不感叹,真是造化弄人。这固然是个案,对于那些试图冒名顶替者,也不乏警示。正如马某铭所说“本身这都是一个不道德的事,我也尝到这种后果。”“付出(代价)很大很大,可能就是一辈子。”

  而和以往相同的,是这起冒名顶替事件,再次暴露出学籍管理和大学招生的诸多漏洞。按照学籍系统显示,张某飞在2005年和2007年分别被河南师范大学和湖南中医药大学录取。一个有着大学学籍的人却可以参加高考,一个人同时就读两个大学,并最终分别在两个大学相继毕业,相关的招生和学籍管理可谓漏洞百出。

  而且,冒名者马某铭,从照片上看和张某飞明显并非同一人。马某铭的同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就表示曾发现这一点。如此明显的线索,为何河南师大当初在招生,以及日常管理中,没有一点觉察?

  据河南某高校招办工作人员介绍,按惯例,新生资格复查多是校院成立两级领导小组,学院一般副书记牵头,辅导员具体实施。“比如说照片六对照,包括报到照片、高考报名照片,身份证照片等。还有档案核查。为何这么多道防线,都拦不住一个冒名顶替者?毫无疑问,如果老师和和学校工作稍微负责一些,马某铭就不可能冒名4年,顺利读完大学。

  马某铭冒名顶替他人被曝光,现在最为紧要的是,查清冒名顶替操作的内情。从以往经验看,类似事件,往往有“内鬼”,如地方教育、公安系统的公职人员参与等等。马某铭冒名事件,是否也同样如此,应当成为调查的重要方向。换言之,不只要让冒名顶替付出的代价,也要让背后的操盘者一一现形,受到法律追究。

  不过,马某铭的冒名顶替,也不排除更多可能。据马某铭称,他的学籍,当年是通过中间人,向张某飞购买的。这一指控若属实,那将意味着,张某飞并非单纯的受害者,而且整个造假事件的参与者之一。

  从多方信息看,马某铭的指控并非空穴来风。河南某县招办主任介绍,早些年,确有学籍买卖现象,多是有学生刚好想复读考更好的学校,有人鼓动就卖了。

  让人纳闷的是,对于马某铭的冒名顶替,张某飞也一直未采取行动进行维权,甚至因为冒名者马某铭负债累累,自己也背负信用污点而买不了房,也未追根溯源,找出背后肇事者。这一切难道只是张某飞太过马虎大意?

  马某铭冒名上大学,是权力安排还是私下学籍买卖,抑或二者兼而有之,其中的真相需要查清楚。绝不能因为时间久远,人证物证难以搜集而不了了之。更为重要的是,马某铭冒名上大学背后暴露的学籍管理以及大学招生漏洞,如今真的修补了吗?显而易见,唯有从制度上扎紧篱笆,冒名上大学现象才可能彻底杜绝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教务工作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iqiqi177.com/xueji/44887.html